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面对诱惑,从警多年的他"飞蛾扑火"——看守所里的"离奇案"
来源: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2-17 分享:

“我承认,毒品是我和王鹏飞一起买的,钱是王鹏飞给我拿的,一共4.8万元。”

“王鹏飞对购买和运输毒品完全不知情。钱是我找他借的,借条还在我这里。”

2017年9月,栗金学和王鹏飞从河北邯郸到成都购买毒品,返程途中在川陕交界的七盘关被警方查获,羁押于四川省广元市看守所。但羁押期间,栗金学前后两份完全相反的供词及其提供的“证据”,让这起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的运输毒品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嫌疑人为何突然翻供,为何“关键证据”会出现变化?正当办案人员争分夺秒开展调查时,在押人员栗金学又突然提出要约见驻所检察官。

“我要举报,看守所陶永斌警官让我帮共犯王鹏飞顶罪,并承诺只要我顶罪就给我10万元钱。”栗金学的举报引起驻所检察官注意。经初步判断,这里面可能涉及职务犯罪,广元市检察院将问题线索移交市监委。根据市监委指定管辖,利州区监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对线索开展核查。由此,一桩看守所内的“离奇案”逐渐浮出水面。

欲壑难填

栗金学举报材料中提到的陶永斌,51岁,2002年参加公安工作,广元市公安局人民警察培训中心事业编制八级管理人员,2015年调入广元市看守所,主要负责看守所收发物品管理和在押人员物品代管储存室管理工作。已在看守所工作3年的陶永斌,看惯了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员,对栗金学和王鹏飞开始并不怎么关注,但王鹏飞姐姐王玲(化名)的出现,让陶永斌对王鹏飞上起心来。

“王玲长得很像我的初恋情人,我第一次见就对她产生了好感。”据陶永斌交代,2017年10月,王玲来给王鹏飞送钱物,他刚好在看守所窗口接物,见到王玲后“起了贪色之心,想和她认识、交往”。

陶永斌有自己的家庭,但当时还是以看守所信息平台需要留存在押人员家属联系方式的名义,拿到了王玲的手机号码并很快拨打过去。为赢得王玲好感,他承诺“在看守所里能做到的,我会尽力帮忙”。

看守所接触各种违法人员,环境复杂,对公职人员要求很高。陶永斌也明白“这样做不对,但学习少了、饭局多了、牌局多了,拒腐防变的弦松了”。办案人员表示“陶永斌自认为年纪大了,不求升迁、只求‘实际’,又不是党员,可以不讲规矩,纪律‘红线’意识薄弱。”

在这种认识驱使下,陶永斌以王鹏飞是其战友侄子的名义,向王鹏飞涉嫌运输毒品案件的承办民警打听案情。承办民警“碍于人情面子”,对这件事没记录、也没上报。

泥足深陷

“如果此前还只是违纪,后面陶永斌的行为就涉嫌违法了。”办案人员调查发现,随着陶永斌与王玲接触增多,关系越来越紧密,尤其是两人发生了不正当性关系后,陶永斌开始利用给在押人员发放衣物、生活费账单的工作之便,主动接触王鹏飞和栗金学。

为了让王鹏飞得到更多“关照”,王玲给了陶永斌一张银行卡,陆陆续续存了4万多元,让陶永斌打点关系。而后,金钱美色的诱惑让陶永斌越陷越深,从开始的打探案情,到主动出谋划策,再到帮助伪造证据。

他把自己多年公安系统工作的经验用在邪路上,挖空心思地构思了一个自认为高明的办法:把购买毒品的4.8万元说成是栗金学向王鹏飞借的钱,而王鹏飞对钱的用途完全不知情,以此帮王鹏飞洗脱罪责。但这需要做通栗金学的工作,让他配合。

这就有了栗金学所言的“陶永斌警官要求我,只要承认钱是借的,王鹏飞不知情,一个人把责任承担了,就能在看守所享受和王鹏飞同等的待遇,将来还会给我10万元补偿”。

“在陶永斌的威逼利诱下,栗金学答应了。但为了把这个所谓借贷关系固定下来,陶永斌可谓处心积虑,完全把纪律法律抛在了脑后,走上了疯狂的不归路。”

据办案人员介绍,为将借条做得更“真实”,陶永斌在了解到栗金学、王鹏飞两人在成都所住的酒店名称后,专程开车千里赶到该酒店,以看房间内部设施为借口,进入房间偷了两张酒店专用便笺拿回广元。

凭借对看守所工作流程的了解,陶永斌找到管理漏洞,让栗金学用便笺写了一张以“小孩出了车祸,马上手术需借款”为理由的“借条”,交给王鹏飞保管,让其在之后的诉讼中拿出来。

“觉得他这个岗位不太重要,是我们对他的管理不够重视。”广元市看守所对陶永斌利用漏洞做如此“傻事”深刻检讨。

在最后时刻,栗金学了解到顶罪后自己的刑期将长达10余年之久,便出现了开篇栗金学举报陶永斌的一幕。

水落石出

“他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反侦查能力很强,虽然有栗金学的举报,最初核查并不容易。”一名办案人员讲,核查卡壳在怎么证明“借条”确实是伪造的。

调查组充分利用监察法赋予的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一边委托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分局对陶永斌工作场所、驾驶车辆进行勘验检查,委托广元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对陶永斌住所进行勘验检查,委托广元市公安局对相关证据笔迹进行鉴定,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相关证据捺印印泥进行鉴定,一边仔细翻阅整个毒品案卷材料。

“看,这里王鹏飞交代说他们住的是某某某某酒店,但便笺怎么是某某酒店呢。两家酒店前面两个字都一样,但一家比另一家多了两个字。”一名办案人员翻阅笔录时发现了疑点。

“会不会是陶永斌在向王鹏飞等人打听案情时,听错了?”办案人员意识到这是一个突破口,立即提讯王鹏飞、栗金学,同时将相关鉴定报告摆在陶永斌面前。

陶永斌一愣,突然意识到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证据”竟百密一疏,神色顿时紧张起来,过了好久才交代,“我把宾馆的名称搞错了”。随后,陶永斌将帮忙伪造证据的全部事实和盘托出。

今年9月,陶永斌被留置。目前,已被开除公职,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利州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冀健华在接受采访时说,“陶永斌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进入公安队伍长达16年,却知法犯法;他负责的工作看似‘小岗位’,责任和风险都很大,其欲望膨胀监守自盗,最终难逃法律严惩。这是监委成立以来我们扎密监督‘笼子’查处的典型案子。”

目前,广元市看守所针对陶永斌案暴露出的管理漏洞,正在进行全面整改,对陶永斌案中履行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管理责任不到位的相关人员也将严肃问责追责。(刘玥)

牢牢管住“微权力”

一些基层岗位职位虽小,但往往身处要害部门和关键环节,直接面对社会公众,权力寻租的空间更大、危害更甚、影响更深。

陶永斌作为看守所一名事业编制管理人员,负责收发物品和代管在押人员物品,可谓位低权小。但这个岗位具有查禁职能,还可以名正言顺接触犯罪嫌疑人。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权力,却被陶永斌运用到了极致。作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又身处特殊岗位,本应自觉守底线知敬畏,但在美色和金钱面前,陶永斌底线失守、防线坍塌,不惜出卖人格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来满足一己私欲,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以及公安机关的形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陶永斌由“管理者”到“阶下囚”,表面上看是一起个别干警临时起意的普通职务犯罪案件,但它也暴露出一些基层单位管党治党意识不强、“一岗双责”落实不力,重业务轻党建、重发展轻廉政;一些基层干部不收敛不收手、不知耻不知止,顶风违纪、依然故我。因此,我们必须把从严监督的功夫下在平时,让党员干部少走弯路,不堕入不归路。

“小节失察,易生大乱;小错不纠,终酿大祸;小贪不惩,必成巨蠹。”岗位不分轻重,权力无关大小,用权均须谨慎。基层执纪执法人员肩负着维护一方稳定、推动一方发展的重任,群众高度关注、社会尤为关切,必须模范遵纪守法、遵规守矩,自觉把好用权“方向盘”、系好廉洁“安全带”。严格监督就是对干部最大的关心爱护,必须在日常教育、制度建设和风险防控上下足“绣花”功夫,补齐“牛栏关猫”短板,牢牢管住“微权力”。


Copyright ? 2015-2016 yq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阳泉市纪委监委网站 版权所有 晋ICP 备 09010127号

晋公网安备 14030202000067号